钟南山:新冠肺炎不能靠集体免疫解决

  • 时间:
  • 浏览:13
18日,在广州市政府新闻办举行的第46场疫情防控新闻通气会(广医附一专场)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回答记者提问。新冠肺炎不能靠集体免疫解决问题;现在境外绝大多数国家疫情处于第一波,感染人数还会增加;不进行强力干预新冠肺炎不可能消失;无症状也有传染性,应加强对入境人员核酸检测……3月18日,在广州市政府新闻办举行的第46场疫情防控新闻通气会(广医附一专场)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回答了15个提问,从疫情形势研判、国际联防联控、外防输入、疫苗研发进展等多个方面回应了外界的关切。对于最近备受关注的新冠病毒源头问题,钟南山掷地有声的给出了回应:没证据表明源头在武汉。钟南山表示,病毒源头和疫情首要发生地不是一回事,通过分子生物学和病毒进化的相关研究,将来会给出答案,而在没有搞清楚以前随便下结论,是不负责任的。国外确诊病例已超11.5万通气会上,钟南山对目前全球疫情的发展情况作出了整体判断。他表示,对于绝大多数国家而言,正在经历疫情的第一波侵袭。“现在国外已有超过11.5万个确诊病例,估计这几天还要增加,现在正处于第一波,增长非常快。”钟南山强调,在这个阶段,新冠病毒的特点是传染性很强,感染人数增加非常快。不少国家仍然只将有发烧等症状的病人纳入核酸检测,钟南山建议,和SARS不同,新冠肺炎无症状病毒携带者具有很强的传染性,所以从上游源头来进行防控是最有效的手段。具体来说,就是中国实行的围堵重点疫区、其他地区联防联控两大措施,做到四个“早”:早防护,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钟南山表示,“不能靠集体免疫解决问题,新冠病毒目前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一次感染就终身免疫。”当前国外非常重要的任务,是要迅速防控、治疗。他以欧洲的情况举例,认为欧洲防控形势正向积极主动方向发展,有些国家听任其发展,这是不行的,必须要进行强力干预。“没有进行强力干预的话,新冠肺炎不可能消失,所有国家都要行动起来。”钟南山介绍,21世纪以来,人类已经面对三次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2003年的SARS,2012年的MERS,和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他介绍,SARS全球病死率约10%,MERS接近30%。新冠肺炎目前全球死亡率差别比较大,最高的地区有7%,最低的地区则在1%以内,整体均值在1%-2%左右。为什么差别那么大?钟南山介绍,这不是自然死亡率,是经过不同国家干预后显示的结果。建议欧洲将密切接触者纳入隔离范围钟南山表示,疾控中心(CDC)通过观察病人的咽拭子和鼻拭子病毒载量,发现病人在感染新冠肺炎早期的病毒载量很高,并在潜伏期,即病人无症状时就有很强的传染性。“在中国一旦发现病人有密切接触者,都会进行隔离。”钟南山表示,希望欧洲将隔离范围再扩大一点,早些发现病人的家属和密切接触者,并对其进行医学观察。“不要等到他们有症状了才去管。”在全球疫情蔓延当下,中国需要对输入性病例高度注意。“这些病例感染性很强,一点都不能放松。”钟南山提醒,不要只看入境人员是否有相关症状,而要做核酸检测。“非常不同意有症状才检测的做法。”“最重要的是核酸检测。”钟南山表示,曾考虑过用一滴血进行抗体检测的方式筛查输入性病例,但发现目前情况下,把抗体检测作为唯一的标准还为时过早。“在新发国家来的病例,很多人群仍没有症状,存在核酸检测值很高,而抗体检测还测不出的情况。”钟南山表示,抗体检测要在病人感染7-8天后才会增高,所以抗体检测只是很好的辅助手段,但不能作为主要的检测方式。希望2-3个月后疫苗有大的进展钟南山表示,疫苗是解决新冠肺炎最根本的方法,而最终的群体免疫形成也要靠疫苗,目前中美两国的疫苗研发都很快。中国正在五个方面开展疫苗研发工作:全病毒疫苗、核酸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基因工程方面的蛋白疫苗、流感作为载体的疫苗。其中,核酸疫苗是全球范围内公开报道的首款可在体内诱导产生病毒中和抗体的新冠肺炎疫苗,目前美国科研团队已经开始在人身上做安全实验,中国的发展也很快,药理学的有效性、安全性都过了,不久将开展第一期人的临床试验。广东针对核酸疫苗的研究也已经开始,正在做动物的攻毒实验。钟南山介绍,目前,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正在加快研发,希望2-3个月后可以有大的进展。钟南山同时强调,任何一个国家做出了疫苗,短时间内都很难供应到全世界。因此需要全球各国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很多厂家一起来生产才能够供应全世界。钟南山在回答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还分享了保持健康的秘诀:“健康是需要投资的,锻炼是第一要素;第二是心态——健康一半是身体健康一半是心理健康;第三是不要吃太饱,我从来不会吃太饱,早餐很重要。”来源 | 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