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教师不上班,工资照领?真实记录教师的日常,感慨良多

  • 时间:
  • 浏览:12
在关于“疫情期间不上班,老师的工资会照发吗?”的话题下面,有网友放了一张评论截图,截图的内容引起了大家的讨论。其中,有对教师这个职业的误解。尤其是“疫情期间,教师在安心过小日子”的表述,是主观片面的,不符合事实。疫情期间,老师的工资会正常发放。但是,疫情期间,老师不是没上班,相反,一部分老师的工作任务更繁重。正月初八,原定上班时间未到,笔者所在学校已经开始安排工作。继春节期间有学校中层干部被抽调到县防控指挥部,又要抽调5名志愿者进入社区。其他老师,也要马上进入工作状态,随时待命,等待教育局关于“停课不停学”期间开展网络教学的通知。事实上,学校的工作并不是被动的。教育局的安排还没下来,学校已经通过微信群开过多次会议,包括校长办公会、行政人员会、班主任会、学科组会。一是讨论网络教学如何搞,二是任务如何安排,每一个细节都要推敲。因为对学校、老师以及学生来说,网络教学是新事物,如果没有充分准备,到时候出了纰漏,在这样的特殊时期,影响会很不好。因为当时教育部的表态是“2月底前不开学”,原定的开学日期一般是元宵节后的第一天,即正月十六,公历2月9日。到2月底,至少还有二十天时间。事实上,我校每年都是正月初十团拜,老师做开学准备工作,正月十六正式上课。所以,接到上级开展网络教学的通知后,学校所有老师都行动起来。各学科组把任务分配到每位老师,有的备课,有的录课,有的联系学生和家长,把组织系统先建立起来。可以说,那几天时间,老师们都忙得焦头烂额。而往年这个时候,除了毕业班要提前补课,大多数老师还在四处吃拜年饭呢。好不容易把网络上课的架子搭起来,结果上课时状况百出。事前大家对网络录播上课和直播上课的难度预料不充分。不但老师没有直播上课经验,网络也承受不了。加上大部分学生在农村(我们这儿有去农村老家过年的风俗),没有条件上网络直播课,乱哄哄闹了几天,老师们身心俱疲,家长也怨声载道。于是学校决定换一种方式,采取“双师教学”,收看中央电视台的课程资源,科任老师在微信群同步辅导。眼瞅着二月底近了,疫情还没有进入拐点。钟南山院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估计到四月底结束。教育部关于开学时间,虽然没有发布新通知,但不少省份却表示“不早于三月中旬”。这样看来,网络教学还要继续下去。之前说“2月底不开学”,大家都估计会在3月初开学。但现在三月中旬都铁定不能开学,有的地方,比如我们湖北,甚至会到四月底。这么长时间,网络教学内容就需要重新规划了。另外,因为这个学期比较长,正常情况下有146天,前面没有考虑延期开学耽误的教学时间怎么补的问题,现在这个情况,铁定是要通过调整周末和暑假来补齐了。也就是说,这段时间,虽然老师们都在忙,但到时候还得牺牲暑假为学生补课。不但不是有些人认为的那样,老师们都安安心心在家过小日子。2月18日,学校突然接到紧急通知,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决定实施全域封闭管理,全县所有行政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下沉到社区,参与防控工作。老师们被安排到各社区,有的值班,有的巡查,有的入户,有的采购。我的任务是为一个小区的居民采购生活必需品。也就是说,老师们要一边参与县里统一安排的疫情防控工作,还要一边坚持网络上课。当然,疫情期间,我也体会到自身职业的价值。从教二十多年来,职业自卑一直深深困扰着我。教师忝列为行政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落实奖金福利政策时却总受歧视,“教师不在其列”这句话,每次听到心都刺痛。收入又比不过普通打工者,跟他们跟在一起,也格格不入。就如鲁迅笔下的孔乙己,是“唯一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人”。要钱没钱,要地位没地位。身为男人,做一名教师,感觉大半辈子没抬起过头。但在疫情期间,消费与服务行业受到沉重打击,很多人为明天深感忧虑。相比之下,我没有失业的风险,工资下降的空间也不大。虽然不是前景光明,却可以预见。这一点,在困难时期尤其能令人心安。于是我也想明白了,人生就是如此,风险与收益总是成正比的。大海里水大鱼大,风光壮美,却也风大浪大,有倾覆的危险。门前小溪平静安然,但只能捞到小鱼小虾。想要稳定的生活,又想要丰厚的收入,是不现实的。我是个不敢冒险的人,过这样的生活刚刚好。只要把心态放正,也能感受到生活的幸福。